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從雪域西部走向全國,幾何書店做對了什麼?

發佈時間:2020-10-16
作者:
來源:百道網
閲讀量:133
【新世代集運】實體書店本不景氣,疫情又雪上加霜,幾何書店憑什麼能逆勢前行,從雪域高原走向全國?高歌猛進的背後,幾何書店有什麼靈丹妙藥?它給書店行業帶來的啓示是什麼?幾何書店有它的經營之道。

近年來,實體書店的困境已經成為老生常談的話題。互聯網技術的發展,網絡書店的衝擊,讀者閲讀方式的多元化,無一不把實體書店逼到懸崖邊。

然而,實體書店的困境也是一個常提常新的話題。每次書店倒閉的新聞傳出,網上總會引起一陣喧譁,比如老書蟲、單向、三聯、光合作用、第三極、樸道草堂、豆瓣等書店每一次關停,讀者就會來一次集體緬懷,甚至有人發出“書店已死”的感嘆。

今年加上疫情衝擊,書店行業顯得更為淒涼。

然而,在整個書店大環境遇冷的情況下,幾何書店卻能一路高歌猛進,逆勢前行,它到底做對了什麼?

書店,不止是書店

2018年2月,一萬平米的幾何書店在自帶雪域高原文化氣質的青海西寧與讀者見面,相比書店的倒閉潮和整個書店市場的不景氣,西寧的幾何書店一出現,就走到了人們的心裏,火爆程度令人震驚。

如此冰火兩重天的情形,背後的原因很是值得探究。首先,幾何書店將“書店”的概念做了延伸擴大化,釋放出更多的含義。它不單給來書店的人提供書籍閲讀,同時還是承載文化的載體,是城市的公共空間,供大家交流。幾何書店的CEO陳曉明就坦言,幾何書店,不止是書店,還是很大的文化交流的複合空間。

所以,在幾何書店,不僅有傳統的書籍,還有時空的展覽,電影的分享,手作,糖畫,一些非物遺的引進,業態非常豐富,大大突破了大家對傳統書店的想象。

今年新冠疫情突如其來,不少書店難以為繼,書店行業一片哀號。而幾何書店除已開業的8家店外,下半年,一批新店將在拉薩、鄭州、貴陽、德陽、成都、長沙等地與全國各地的讀者見面。它的成功給正在做書店的人注入一些信心,讓他們在書店寒冬期看到了一些希望和光亮。

傳統的書店千篇一律,有趣的書店萬里挑一

去過幾何書店的人大概率都會被它的顏值所吸引。畢竟,消費者越來越個性化,舒適好看的空間才能足夠吸引他們,留住他們。

幾何書店的門店最大的特色是用了“拱”形設計,在幾何書店CEO陳曉明看來,拱橋是非常美妙的事物,富有力量感、儀式感。不少前來書店打卡的人首先都會和拱橋合個影,足見拱橋形狀的設計是消費者心中的最愛。但設計再好,如果千篇一律,也難免乏味,消費者總有出現審美疲勞的一天。

幾何書店難能可貴的一點在於,在保留“拱“這個幾何書店的標籤下,讓每個城市的門店設計各有特色。

比如,西寧的店,採用雪域高原恢弘大氣的做法;南昌的店,做了很多鏡面,寓意着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跟當地的歷史人文相契合;而在合肥,融合了徽州的風俗文化;在成都猛追灣做了巴蜀文化;在上海設計了紅磨坊的建築……這些各不相同的門店創新設計真正做到紮根城市,千店千面。就像幾何書店CEO説的那樣,文化沒有所謂的高和低,只有有沒有特點,不能拿一個外來的東西直接插到這個城市裏,高舉高打沒有用,做書店,做文化首先一定是文化的認同。

有些書店建的高大上,高調奢華的外表下有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但幾何書店不一樣。除注重空間的舒適度外,還時刻關心消費者的心理感受,不分階層,不分客羣,依靠温暖打動人心的文化生活吸引一波又一波的讀者羣。

煙火氣,有温度,多元化平台,正是幾何書店的這種差異化打法,拉近了書店消費人羣的心理距離,引來大批的忠實擁躉。

所以説,無論是幾何書店的高顏值設計,還是它對客羣心理的關照,歸根結底,是它秉承了消費者是上帝的做法,一切從消費者的視角出發。這也是幾何書店CEO陳曉明沒做過書店,沒從事過出版業,卻能讓書店一炮而紅的原因。他雖然是局外人,但站在消費者角度考慮,不考慮技術細節,反而知道消費者要什麼,更能與消費者產生共鳴。

立足書店,“店“字很重要

古往今來,中國的讀書人身上都帶着一絲的傲氣,做書店的人也不免難逃這樣的氣質。這就造成很多書店老闆光靠情懷做書店,恥於談論書店的商業性。

然而,自古文化與商業就緊密相連。文化因為商業行為得以傳播、創造、整合、凝聚和保存。書本質上是一種經過層層工序的商品,正視書店的商業性,培養消費者的商業意識,對整個行業來説都尤為重要。

多少書店不就是因為沒有找到行之有效、健康發展的商業模式才不得已走上關門的那一步嗎?

反觀幾何書店,對商業性從來不諱莫如深,陳曉明曾在公開場合表示,幾何書店立足於書店,“店“字非常重要。因而必須知道消費者要什麼,打造好場景,吸引消費者進店,讓他們待下去才是重中之重。事實確實如此,只有客人進店了,才有可能發生更多的消費行為,書店才能維持下去。

書店不談商業性,其他一切都不成立。正如陳曉明説的那樣,正視書店的商業性,培養消費者的商業意識,讓行業盈利,走向健康,整個書店行業才會更好的發展下去。沒有情懷不能做書店,但僅有情懷做不大書店。

也是因為認識到商業性的重要,幾何書店一直致力於擴大影響力,讓更多的人知道它,認識它。一方面,幾何書店在場景傳播方面下功夫,因為書店做的好,很多顧客都自願傳播分享幾何書店。另一方面,熱情擁抱新媒體和社羣,拋棄老掉牙的傳播方式。曾經陳曉明認為網紅很膚淺,後來意識到還是要正確認識網紅,做好文化,做好內容,將書店打造成一個網紅並不是一件壞事。

另外,幾何書店一直在將品牌年輕化,書店一定是一個年輕的事情,它面對的是一羣有生活熱情,有活力的人,一定要把書店做年輕了,學會與年輕人溝通,鏈接感情。

結語

幾何書店在夾縫中求生,而且在步履維艱的書店行業走得極其穩當,從雪域西部走向全國,打造了一個成功的書店品牌。在百道網看來,幾何書店沉下心做好內容,一切從消費者視角出發,努力融入新媒體時代,尋求符合自我的商業化模式,這是它成功的祕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