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文化

首頁 >> 企業文化 >> 企業文化

襄陽分公司 十年激盪,大水養大魚 ——讀《激盪十年,水大魚大》有感

發佈時間:2020-9-28
作者:
來源:
閲讀量:302

本網訊(通訊員馮瑞、責任編輯葉珂)《激盪十年,水大魚大》這本書前後翻看了三四遍,第一遍讀來心胸激盪,彷彿自己就站在這激盪的歲月裏見證大魚在大水裏面翻騰、跳躍;第二遍、第三遍以致第四遍讀時心緒越來越平靜,之前那種胸懷激盪之感沒有了,想的卻是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的魚兒?為什麼魚兒成長為了大魚?為什麼在大水的滌盪下,無數的大魚銷聲匿跡,而仍然會有一些大魚能中流擊水、浪遏飛舟?

狄更斯在《雙城記》中説,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這句話同樣適用於這十年。十年間,中國經濟總量增長了2.5倍,躍居世界第二,城市化率提高了12個百分點,中產階層人數達到2.25億,每年出境旅遊人數增加了2.7倍……如此光鮮亮麗的數字後面,我們也應該看到,無數的企業職工被捲入國企改革的漩渦而丟掉心心念唸的“鐵飯碗”,無數人們從温飽狀態歡喜地進入小康生活後卻面臨着更大的生活和精神焦慮,無數低階層大眾眼瞅着階層鴻溝的擴大而無可奈何……時代終會進步,時代的車輪底下也終會碾壓到一些人、一些企業,而那些避開疾馳的時代列車、甚至能搭乘列車奮勇前衝的人們和企業,就成長為了這個時代的佼佼者。我們不能以“犧牲者”的視角去否定改革,也不能以勝利者的視角去撰寫勝利,我們最好做一個旁觀者,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這十年間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它給了遨遊其中的魚兒們哪些成長所必須的條件?經過改革開放以來野蠻生長起來的企業,在前30年間憑藉着闖勁、魄力和運氣,迅速成為富起來的一代。然而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機似乎給了所有企業當頭一棒,讓其認識到野蠻生長起來的泡沫破滅起來也可以很野蠻,當年破產的企業數不勝數。然而這十年間,法制建設越來越正規,混亂的市場經濟下力圖掘一杯羹的不法商販與法制之間展開了激烈的博弈,華北最大的奶粉企業三鹿集團因三聚氰胺事件而萬劫不復,而伊利、蒙牛等乳業公司則迅速成長為行業巨頭。這十年間,因注射“4萬億計劃”針劑的大型國有企業,猶如注射的是腎上腺素而迅速恢復活力;這十年間,互聯網的存在感越來越強,依託互聯網的經濟體也迅速發展壯大,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的BAT時代來臨,百度的網絡搜索、阿里巴巴的淘寶網和支付寶、騰訊的微信和視頻,無孔不入地滲透到現代人的生活中;這十年間,共享概念從無償分享走向以獲得一定報酬為主要目的、基於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權暫時轉移的“共享經濟”,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滴滴打車等形式多樣的共享經濟應運而生……十年的時間長度、有形之手的有力託舉、信息壁壘的逐一打破、科技力量的重要參與,讓這個十年顯得既有些波譎雲詭、難以捉摸,又充滿了誘人的機遇與挑戰。

如果説時勢造英雄,那英雄他總得骨子裏就是個英雄胚子。換言之,在這十年間的出生、成長的企業,要想發展壯大,它也必須是個優秀的、能把握住機遇的企業。褚橙廣告詞説“人生總有起落,精神終可傳承”,放到企業身上同樣適用。企業的發展必定會經歷曲折,但偉大的精神終會傳承。“汽車瘋子”吉利老總李書福憑藉着堅定執着硬是成功收購沃爾沃;“喬布斯信徒”雷軍憑藉着敏鋭的市場洞察力和迅速的執行力,讓小米品牌從手機一路發展到智能家居;草根出身的梁穩根通過打破國人傳統的“技術恐懼症”,堅持自主創新迅速崛起;商界鐵娘子董明珠以“鐵腕”手段,讓格力在眾多國字姓家電企業中殺出一條血路,讓製造業看到了希望;張瑞敏以“自我為非”的見識勇於自我革命、自我瓦解,在中國公司的新長征路上成為開路人和領跑者。當然,我們也不能忘記“國貨之光”華為,它已經不僅僅是一家企業,更是在當前民粹主義盛行、逆全球化趨勢下中國強勢突圍的象徵和縮影。華為的堅韌、遠見和持久的創新力,讓其成為這個時代耀眼的一顆星辰。

是時代更重要,還是企業自身的素質更重要,這似乎是個無解之問。任正非的“沒有成功的企業,只有時代的企業”可能是最好的詮釋。書中説“2008年,三十而立”,是從1978年改革開放算起的,從2008年到2018年的這十年間,中國憑藉而立之年的精力、魄力和闖勁,既從全球化浪潮的獲益中汲取能量,又從信息化浪潮中整合信息,再到積極模仿、創新與突破,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中國企業迅速成長。這十年間,能夠壯大起來的企業,能夠脱穎而出的企業家們,他們的成功不知道是個人之幸,還是企業之幸,抑或是時代之幸。但有一點可以確定,書中成功的企業無一不踏穩了時代跳動的脈搏,嗅準並捕捉到了順勢成長的氣息,借勢而行,順勢而為,在大水中強健體魄,在大水中勇猛博弈,既借力時代,又錘鍊自身,可謂水大則魚大,魚慧則壽長。